老酒街·第二杯酒·庙会

發現我真的好緩更(倒地

對不起qnq

-----------------------

那年的烟花,虽不华美,却令我回味再三。

---「陈信宏啊,你最怀念什么?」

---「庙会上的小吃。」

陈信宏刚来时,镇上正忙着准备一年一度的庙会,我想也没想过这对我而言习以为常甚至认为枯燥无味的事会那么吸引他。

我的身边多了一个小跟班。

他跟了我整整一星期,我的一举一动都被看在眼里,包括跟'小公主'的争吵。

那一日是为了白蛇传的演出人员,谁先起头的早忘了,只记得是蔡升晏那家伙不满和刘谚明搭档主演白蛇传而起口角,最后甚至还大打出手,结果事情也没解决还挨了奶奶好一顿骂。

「老大打架的样子好帅!」

「怎么又换称呼了?」

「因为哥哥打架的样子很像黑道老大啊!」

打完架后跟那小子进行了无厘头对话。虽然给他做了坏榜样但心里挺得意的,总算是有人夸我帅了。

之后的几天,却因此被奶奶禁足,哪儿也不能去,只能待在酒坊里穷发呆。

陈信宏总拉着我问话,无非是「老大,今天我们去哪里?」之类的蠢问题,回答「哪里也不去」他便会问「那老大,我们玩什么?」总之就是一个问题永远问不完的熊孩子。这样也好,不会闲得发慌,负责应付他就够了。

我和他数遍了温酒坊里所有酒瓮、屋内的梁柱、还有墙上的砖瓦;我和他喝遍了坊里的酿制品,无论有无酒精,我们只管喝;我和他吃遍了坊里所有作为酿酒原料的果子,也不管是否会被奶奶责骂。

庙会当日,镇上的每条巷弄都挂上了火红色的灯笼,温暖的色调为夜晚增添了几分光明。

「老大老大!我要吃好吃的!」

「老大老大!我要玩这个!」

「老大老大!......」

我该说什么呢?那小子正竭尽所能的榨干我身上寥寥可数的几张小钞,那可是我的全部积蓄啊!小鬼…

陈信宏的手上…不!是我的手上拿着各式各样的小吃。烤黑轮、章鱼烧、红豆饼、炸鸡排…他只管吃。手里的东西吃完了,我还得递上新的…

「我说啊......你也太会吃了吧!」

「不是喔!这里面有老大的份喔!」

语毕,他示意我蹲下,并从我手上其中一个袋子拿出鲷鱼烧往我嘴里塞。

「可不可以换人拿啊,我才不要你喂。」

「不可以喔!因为你是老大啊!老大就是不用动手,只管别人服务的!」

顿时无言,不知该反驳什么,竟觉得他说的有些道理。

「那…现在要去看戏还是回家?」

「老大,看戏是什么?能吃吗?」

「不能吃。你满脑子都是吃的吗?走走走买块米花糖看戏去。」

「米花糖?看戏难道不是吃爆米花吗?我们那儿都是这样的。」

「这是传统戏曲,不是电影。」

「传统......」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温尚翊和陈信宏都在争论所谓电影跟戏曲的差别。

赶到庙口时白蛇传早已演到最后一幕,幸好那摊米花糖还没收。

「老板啊,麻烦给这小子最大块的!」

「45元。」摸了摸口袋,才发现身上的钱早已被这小子榨干。

「谢谢老板啊!」

「欸欸!小伙子别跑啊!」

「先赊着呗!」我拉着陈信宏边跑边向身后的追赶的老板大声喊道。

我们一路往镇上的至高点直直冲去,也不管老板有没有追上。

「老大,不付钱真的没关系吗?」

「没关系啦…你看!美吧!」太好了!赶上了。

赶上了无论如何都想他看看的烟花,虽然知道他在那所谓的大城市可能早就看过了无数次,或许比小镇上的华丽百倍,却还是执着的想这样做。

「超级漂亮的老大!」

「你是说烟火还是我?」

「都漂亮都漂亮!烟火跟老大都漂亮!」

「找死是吧!」

在烟花的陪衬下,彼此在心中印下了对方最顽皮的样子。

TBC


评论(1)
热度(5)
 
 
 
 
 
 
 
 
 
© 阿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