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街·第三杯酒·古營溝

非常龜速 不好意思><

 

貫穿鎮上,至今依舊川流不息。

———「你記得我倆去划船釣魚的事嗎?」

———「記得啊!你還把我推下水呢!」

 

那是在廟會之後發生的事。

那場盛會之後酒鎮又回復平靜。

釀酒、接客、賣酒、釀酒......大家的生活又陷入了這般的無限循環。

本該到處逍遙的我因為奶奶出了趟遠門只得看顧店門。

嘖,真是無趣極了。

「老大今天去哪玩?」

「老大今天好無聊啊!」

「老大今天好熱。」

不知道是外頭的天氣太悶熱還是這小子太吵,我現在滿肚子火氣。

「都說了,林北要幫忙看店!聽不懂國語嗎?」

「老大不要生氣......我們把店關了出去玩?」

把店關了出去玩?這小子好樣的!我喜歡這點子。

「好。走!老大帶你去玩水。」

 

說好聽點是玩水,但實際上只是租了艘船在河道上划行罷了。

要看盡酒鎮風光最好的方式便是乘船。

跟著船行進的速度慢慢琢磨這經過幾百年時光淬鍊出的小鎮風光。

喝上一杯溫酒坊釀的好酒,或是試著釣隻小魚,悠閒時光不過如此。

 

「小子來比賽釣魚如何?」

扔給他一把小時慣用的釣桿,他沒有接住,我眼睜睜的看著那把充滿回憶的釣桿落入水中,意外的心中沒有一絲慍怒,只是起了惡作劇的心思。

「老大我.......」

「我知道你要說我不是故意的。不礙事,比賽還是得比的,輸的人要......」

最後那幾個字溫尚翊刻意地在陳信宏耳邊用著只有他倆聽的到的音量說到「被推下水」

陳信宏聽完後吞了吞口水,睜大眼睛看著溫上翊,又看向那深不見底的河道。

「老大你是認真的?」

「認真的。接著。」我又扔了一把釣竿過去,這次他接住了。

拿著跟自己身形極不相符的釣桿,陳信宏知道自己輸定了。

「老大我們能不能......」別比了。

那三個字還沒說完陳信宏就被溫尚翊推落水了。

「這就是你弄丟我釣桿的下場。」

「老大!老大!我.....」不會游泳啊!

陳信宏的身影在水中載浮載沉,他覺得自己快要死掉了,會消失在這世上,沒有人記得。

他雙腳抽筋動不了,只得任由自己慢慢的沉下水底。

在他閉上眼之前,看到了一雙大手,抓住了他的雙臂。

 

「喂!臭小子不要嚇我啊!你不是真死了吧!醒醒啊!」

我想著學校教的人工呼吸。

跟著那步驟一步一步做。

檢查呼吸、進行人工呼吸、再度檢查呼吸。

就這樣來來回回了四五次那小子終於醒了過來。

「喂,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你身上臭死了!回去好好洗乾淨。」

「今天的事千萬別讓奶奶知道。」

因為心虛,所以不停的說話,更不想讓那小子知道是我救了他。

 

「老大,你是不是偷親我?」

此話一出,瞬間靜默。

 

「你想多了,沒有人親你,只不過是蝴蝶停在你嘴上罷了。」良久,溫尚翊不自然的答道。

 

再回溫酒坊的路上,他倆誰也沒再多說一句話。

那天的事,溫尚翊以為除了他誰都不知道,並非如此。

他替陳信宏人工呼吸時陳信宏已經半醒了。

這件事,只有陳信宏一人知道。

 

TBC


评论
热度(7)
 
 
 
 
 
 
 
 
 
© 阿燕。 | Powered by LOFTER